JaniceShams

【旭润】颔下之珠1

这篇真好!!

北度Limos:

(本章提要:旭凤强娶润玉,满座皆惊。上古神谕降临,润玉选择回溯时间,从临渊台跳下。旭凤随后殉情,世界崩塌)





 


 


天元二十二万三千四百零壹年    二月初二


 


南天门之处,往来客络绎不绝。六界之中,凡是有名有号者皆来应贺,为着一桩自四千年前锦觅仙子身陨后难得的“喜事”——天帝大婚。


 


这件可谓共襄盛举的喜事,却不似寻常,有那么些奇怪之处。


 


一是说大婚,却不见一丝喜色,连寻常天界贵胄惯用的素纱月白也全无。反倒是满目所及沉郁,自南天门外,玄色长绢盖满一切,蔓延铺就开,一路直到九霄云殿,墨黑与汉白玉色交织,倒也相得益彰。众仙只道现天帝曾为魔界魔尊,自多年前回归天界之时,便是玄色加身,多年来怕是习惯,虽为另类倒也事出有因。


 


二是这桩婚事,有月下仙人主司,缘机仙子下帖,却无人保媒无人下聘,既无婚书也无聘纸,好似平白无端,就定了这门亲。


 


三,却是最为人不解。婚帖上书良辰吉日,佳偶天成,广邀六界观礼,众人却只知是天帝大婚。这未来天后姓甚名谁,所居何处,所谓何人,竟无一人知晓。直到婚礼当日。众仙神妖魔纷至沓来,偶有一两个,拉住天界行色匆匆的侍女想盘问一二,也难寻答案。是为,太初以来一大奇观。


 


只这,并无影响所来者道贺心情,个个都挟带着十二万分的喜色,呈上至诚恭祝。人群两两三三,或腾云驾雾悠哉游哉,或亦步亦趋闲聊互道。及至所有宾客都落座,正是戌时三刻,吉时已至。


 


一声钟磬奏响,殿外传来阵阵琴瑟和鸣之声,自三十三重天上层层回响,荡彻九天云霄。随后便是鼓乐阵阵,护卫的天兵次列排开,面无表情地鱼贯而入。其后跟着伴婚随驾的仙娥,均是一身墨黑,衣袖翩飞之间洒下无数雪白花瓣,和着盈光坠落漫天。


 


观礼之人都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上殿的九百八十一级天阶此刻显得如此漫长。忽然,有隐约华冠出现在视野里,有人不禁脱口而出,“来了”


 


只见九霄云殿大门敞开,背后彩霞云雾招展,有两位壁人相携,踏过数级天阶,缓缓步入。昔日魔尊,今日的天帝陛下身着暗黑蟠离绣纹长袍,以龙凤纹金镂带修饰,外披幻色玄纱辅以长至六尺的披风。他旁边的人,一身软烟天香锦织就长衣,为墨黑色带点石青,其上宝相花纹缠绕,盈盈一握的细腰由银带丝鹤纹腰带束住,同样也披着长尾罩衫,迤逦端庄。


 


两人相携而来,双手紧握,从身形来看当真是般配不已。只可惜,天后一头乌黑茂密长发瀑泻,除了挽发的发冠和少许点缀的彩宝之外,还蒙着一层深色的头纱,叫人看的不真切,只知肤白如玉。


 


待两人渐渐走近了,落座前端的观礼之众才得以看清些天后的样貌。只这一见,有人突觉不妥,脸色逐渐凝重起来。从前的魔族公主鎏英也在其中,她于千年前接替了魔尊的位置,入主魔族,仍和旭凤保持着联系。这次接到请帖听说他要大婚,鎏英备下厚礼,想着作为“故人”还能叙旧一二,顺便打趣下尊贵的天帝。


 


她被安排坐在席列最首,看得最是清楚,那天后朦胧面纱之下,分明,


分明是。。。。。。。。。


 


 


“这不是夜神润玉吗!?” 一白眉仙人问出了声。众人皆知润玉曾弑父杀母,逼宫天帝之位,而后惨遭反噬退位于旭凤,又幽禁璇玑宫静思己过。直至五百年前,旭凤下旨特赦,复其夜神职位,仍在布星台司职。向来深居简出的夜神,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和他同出一脉的弟弟成亲那?


 


此言如同惊雷,一石激起千层浪。先前早有人在私下议论只是碍于场面不好出声,这下有人开了头,其余的人便如同炸了锅,议论纷纷。


 


此刻,旭凤牵着润玉的手,正行至大殿中央。周围议论声渐起,夹杂着些许诸如“纲常伦理”,“大逆不道” 之言落入了两人的耳朵。身旁的人似乎因这些流言蜚语而僵直了身体,相握的手也陡然冰凉。


 


旭凤眉头紧皱,握着的手不自觉加重,换来了润玉的一瞥。


 


“没事的” 旭凤低声安慰道,旋即换了声色“天界九霄殿上,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天帝一怒,威压即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喧嚣声瞬间化为死寂,纵使有一两个仙君认为不妥也碍于天帝威严敢怒却不敢言,旭凤对这样的反应十分满意,他抬头向月下仙人的方向轻轻颔首,示意仪式开始。


 


丹朱收到旭凤的眼神,清了下嗓子,喊道,“行礼!上拜苍穹天。。。。。。”


 


“不必了”旭凤出言打断,“我曾为魔尊,而今即是天帝。兄长也曾为天帝,掌管天庭千年。我二人便代表天地,何须行礼。至于拜谒高堂至亲,万年前母神父帝便已陨落,当无人可拜。这些便都省去吧。”


 


旭凤这话说得有些霸道,却也坐实了天后即是润玉的身份。行得是坦坦荡荡,无可指摘。


 


润玉转头深深看了旭凤一言,仍是一言不发。


 


丹朱心下长叹一口气,凤娃这次当真是铁了心了不撞南墙不回头。也罢,作为二人叔父便当是圆了其心愿,兑现当日承诺。他长袖一挥,旭凤和润玉的腕间连接上了一根五彩织金丝线,流光溢彩。两人面前也出现了两杯星辉凝露,放置在玉光杯中。


 


“终拜良缘夙缔!饮,合卺酒!”


 


珠玉琳琅之声相撞,二人对拜。起身后,旭凤袖手一挥,合衾酒便在两人手中。


“与兄长缔结姻缘,旭凤心之所向。魂牵梦萦,我甚心悦。不知,兄长意下如何。”说着,旭凤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润玉依旧是不染纤尘的模样,他轻皱了一下眉头,明眸皓颜拢在墨色纱层下,神思郁结一言不发,似是不愿意做答。这样的神情落在旭凤眼里便是代表满是不愿,他上前一步夺过酒杯喝下,随后掀开面纱,伏身揽过润玉脖颈,以唇相覆,直接将星辉凝露渡进了润玉的唇齿。


 


底下一片惊呼。一旁的月下仙人早已双手遮脸表示没眼看,鎏英似乎也被天帝的不要脸程度震惊,其余观礼众少不得将那些未成年者的眼睛蒙起来,以免被这旖旎景色带坏。


 


一吻完毕。润玉苍白脸颊些许微醺,气息不稳。旭凤放开他,随手把玉光杯掷向一旁。安静的大殿之上里,玉杯落地声清脆可见。


 


“我明白,有人不满我和兄长大婚。我与润玉,是手足血亲,同出一脉,可那又如何?”旭凤环顾一圈,“先天帝天后行得就是龙凤呈祥,而今龙凤一脉衰微,我迎娶六界仅存的应龙有何不妥?再说,太初之时,上古伏羲女娲大神亦为兄妹,任可经由天道默许结为夫妻。”


 


“今日,” 旭凤握着润玉的手迈前了了一步。“我便效仿伏羲女娲上神,取我二人一缕元气。世人皆说水火不可相融,我倒想看看是否如此。”


 


说着,一蔟跳动的火焰自旭凤身上跃出,一滴水珠也从润玉的胸口透出。只见,火光跳跃间,水珠本不得靠近。两三次触碰后,火焰瞬间迸发,四溢成辉煌流光,而后相互交织,将水珠牢牢圈在了中心。顷刻之间,水火竟真的相容了。


 


旭凤微微一笑,看向身侧的润玉。在座宾客也无不惊叹。


 


然而,变故突生。


 


原本相融的水火混沌珠,水滴突然开始蒸发化为晶莹一片,火光似怕伤害水珠,自行散体,化为飘渺星火。二者皆是变成虚无。


 


众人还来不及惊讶,自九霄云外的三清天之上就传来梵音阵阵,钟声如洪。其声色力透三十三重天,乃至逸散至六界各处。天宫上空彩霞云雾相伴,七色虹光穿过缭绕仙瘴,普洒万物。所有人都伏地跪拜,以为五方天帝布下福音。唯有旭凤站立不动。


 


因为他惊讶甚至是有点恐慌地发现,有七道幻光自三清天降下,直冲润玉而来。不多时,润玉就被包裹在了一片白色微茫里。旭凤伸出手想去触碰,白光已愈发膨胀起来将他也融了进入,旋即,扩散蔓延至整个九宵云殿,然后是天庭,三十三重天。


 


旭凤只觉得眼前一阵刺眼白光,他目光所至最后的画面是润玉疑惑不解而略带惊慌的双眼。


 


待到光芒敛去,众人起身时,大殿上已无润玉的踪影。只留下旭凤茕茕孑立,面色阴沉如水。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下了命令,“天后被劫走,都给我去找!!”


 


 


 


且说另一边,润玉一阵晕眩,醒来后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枕于一颗大榕树下,树干有六人合抱粗,枝叶茂密繁盛。这树的叶子不是寻常绿色,而是泛着夺目眩光的璀璨金叶。除此之外,树干旁支密密麻麻系满了红色布条,每个布条上都写着字。这个地方除了榕树之外,皆是白茫茫一片虚无,却偏有夕阳血色映照着满树金叶红条,更衬得不真切。


 


润玉并不见得有多慌乱。他经历过步步为营,后稳坐天帝数千年,又与反目成仇的兄弟一番爱恨纠葛,早已不是平常人的心性。他慢慢踱步,绕着树走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等到第二圈的时候,润玉抬手解下了其中一个红色的布幡。这么多朱砂布幡里,唯有这条在尾端系了个铜钱坠,稳稳当当地挂于枝头。


 


只见上书,“三生石上旧精魄,赏月吟风莫要论”


 


润玉暗自思忖这句诗文意思,正疑惑着,浩渺天空中传来了一个温柔而带威严的女声。


 


“孩子,你不必烦恼。事必躬亲,不可意会。你且放下烦忧,向前走。”


 


“你是。。。。。。。。?” 青年的嗓音如清泉石溪,润玉诧异地发现他居然能开口了。


 


“大道希声,陷于无形。”


 


润玉心下一颤,似乎是明白了那人的身份,径自向前走去。不远处,一道朱漆大门矗立,周围玄穹顶相绕,四只凶兽端坐门前石柱,栩栩如生。润玉辅一抬手,门便自动向两边打开,露出了里面的景象。


 


四方高墙内,什么也没有,只在中央有一块巨石,头重脚轻直立不倒,长相奇幻伴有两条神纹。等走近些,就看到原本光洁的石面上陡然幻化出了一个名字,竟是火神旭凤,然后又很快幻化成为天帝润玉。


 


润玉不禁皱眉,这是何意?


 


那声音再次响起,“孩子,你眼前的是三生石。三生轮回,姻缘不灭。你可知,为何有你二人姓名镌刻其上?”


 


润玉两袖一摆,向前作揖,“在下愚钝,望上神指点一二。”


 


“天道将倾,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与五方上帝已无力可助。观你身负因果,唯今之计,只有逆行光阴。你可愿尝试?”


 


润玉并未作声。


 


“我知你此行凶险,便,可满足你三个愿望。”


 


逆行光阴?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回到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回到母亲尚在,锦觅安好,六界不必生灵涂炭的时候?润玉仿佛听见了心脏鼓噪的声音,他的眼睛里亮起了光芒,“在下愿身先士卒”


 


“你可想好了?逆岁须经历断骨抽筋之痛,魂魄湮灭之苦。”


 


“想好了。我只一愿母亲,健康喜乐,平安常在。二愿锦觅,天真无邪,长岁无忧。三愿。。。。。。。


三愿旭凤,睥睨天下,万事顺遂。”说完,润玉对着虚空拜了一拜。


 


“你就不为自己求些什么”


 


润玉直起身,摇了摇头,“不必,润玉本就身如微萍,不值一提。只求俯仰间无愧天地,无愧于心。”


 


“那好,你便去吧。” 那道声音似乎叹了口气,隐含忧虑。


 


润玉谢过后转身,迷蒙幻境层层叠叠,此时自那那颗榕树开始分崩离析,他向那破碎之处走去。只觉有罡风猎猎袭来,及至走出后不禁楞住。他忽然明白了何为断骨抽筋之痛,魂魄湮灭之苦。


 


眼前,赫然是临渊台。润玉心下一阵苦涩。


 


旭凤,纵使你千般折辱我,哪怕择二月初二,我也未真心记恨你,此前种种纠葛已如大梦浮云掠过,反倒希冀乞求能相伴多一日。只可惜,现下是不能了。你我二人,到底不能善终,无法共度。


 


润玉抬手,从发髻间抽出了寰帝凤翎,一声轻响把它丢在了脚下。眼角,微有冰凉。


 


随后,眼眸轻敛,决绝地跳下了临渊台。


 


 


 


 


 


九宵云殿内,气压颇低。任谁都想不到原先以为的喜宴竟如此一波三折。


 


旭凤端坐在大殿宝座之上,存着最后一丝希望也许润玉又会出现在这里。然而,几炷香的时间都过去了,仍无消息传来。越发没有耐心的天帝又挥手砸了一只酒杯,底下的宾客也只恨不得自己不存在。


 


忽然,有一天兵从大殿外踉跄地跑了进来,一面断断续续地说,“陛下,不。。。不好了。。。。天后。。。天后他。。。。”,最后竟是扑通一声跪地,


 


“天后他,跳临渊台了!“


 


“什么!?“ 旭凤急步向前,满脸不可置信。


 


众人也是骇然不已。鎏英最先反应过来,可还来不及等她阻拦,旭凤已直接化为真身凤凰,漫天火光冲天一鸣,直向临渊台飞去。


 


 


临渊台风起云涌,罡风似刀狭着刻骨寒意。旭凤到此时已无任何人踪迹。他双目赤红,身上因情绪激荡而爆发出幽蓝的琉璃净火。直到平台边缘,才看到了一丝,润玉的痕迹。


 


旭凤身上的玄青幽火更盛,他跪倒在地,死死捏着那只寰谛凤翎,只觉喉头一股血气翻涌。


 


寰谛凤翎,润玉,我竟不知你恨我至此,便是半分情缘也无吗。


 


随后,旭凤缓缓站起,一步步,靠近了临渊台。


 


又一道玄色身影飞跃而下,恍若乌暮坠地,带着凄厉至死的决心,悲哀覆满华裳。


 


 


 


 


 


 


 


霎时间,天崩地裂。三清天外上清天摇摇欲坠,八十一声丧钟延绵不绝。天柱已裂,六界不保。世界,自九天开始坍塌,三十三重天,六界万灵,无一幸免。


 


混沌开元处,朱漆铜门内。


 


神纹消退,巨石缩减。石面上无数名字交替变换。


 


最终,尘埃落定。


 


唯余,一石碑而已。


 


 


 后续: 第贰章    第叁章   第肆章


 


 


一点小解释:


1.     关于二月初二:二月初二是花朝节,即是万花的生日。文里提到润玉认为旭凤特意选在这一天成亲是在折辱自己,就是因为这天是花朝节,万花的生日隐喻了纪念锦觅,润玉觉得是旭凤仍然爱着锦觅,怪罪自己害得锦觅消散所以才选了这个日子。其实不是,二月二还是传统龙抬头,即是龙诞生的日子。所以,旭凤其实是为了讨兄长的欢心才苦思冥想选了这天,然而,他没说,润玉又是个傲娇。啊,傻鸟追妻记诞生了。


2.     玄色礼服:这个表明旭凤是以魔尊身份娶的润玉,其实是旭凤想在成亲后把天帝的位置还给润玉。这个点在后面会出现。


3.     两人的感情指向:妥妥的双箭头,但是两个人都以为是单箭头。这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4.     润玉不能说话:这个在后面会提到,这个婚礼其实是旭凤半逼迫进行的,为了让润玉能乖乖听话成亲,旭凤动了点小手段,让润玉暂时无法开口也控制了一些行动。


5.     世界观背景设定:三十三重天和三清天其实隶属于佛教和道教的不同世界观,包括后来出现的五方上帝属于道教,三生石属于佛教。感觉原著的设定不是很明朗,所以我也把道教和佛教的世界观糅杂在一起写了。


6.     伏羲女娲典故: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就是两人在山顶问上天能不能让他们成为夫妻,如果能的话就让火堆的烟融合到一起。当然,最后融合啦。这里改成了水火相融,难度更大,相融而后不融的过程也隐喻了旭凤和润玉在这段感情里的走向,也就开头这里两人短暂在一起后,一起跳了临渊台灰飞湮灭。


7.     三生石上旧精魄,赏月吟风莫要论:这句诗出自三生石的典故,意思是说我是过了三世的昔人的魂魄,赏月吟风的往事早已过去了。暗示了润玉和旭凤要再重新经历这一世,并且“赏月吟风”的往事对他们来说都一笔勾销了。


8.     声音主人及目的: 召唤润玉的就是女娲,因为她是唯一不属于五方上帝却又是上古神话的一位,并且和伏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女娲说润玉身负因果就是指他和自己有着相似的使命,并且是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人。至于她的目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最后的八十一声丧钟。九九八十一,九九归一,之前也提到过天道崩殂,其实是指昊天上帝(中国神话及宗教体系最高神)陨灭。而女娲让润玉和旭凤重来,就是要弥补这个问题,至于如何弥补,结局就会说啦。


 


嗯,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中篇,对于原著看了一部分,电视剧的话看了重点情节和每集的梗概。尽量保证不OOC,另外这篇是双向带记忆重塑文,只是双方不知道。并且基于两人经历过如此多,性格肯定是有些不同的。润玉必然是运筹帷幄,他还是会报仇,以自己的方式,但在经历过成为天帝又被囚禁后,看淡了许多执念。而旭凤依旧是威风的杀神,除此之外,在维护润玉方面多了点心眼。两个人都不会是单纯恋爱脑,旭凤会更有计谋,也不会故意抹黑锦觅,她原来天真烂漫的模样就很好,作为重要配角推动剧情。


 


没错,这篇就是要让凤娃无条件宠大龙,让大龙体验到被人放在心尖上珍视的感觉。发誓绝对HE,赌上写手的尊严也让他们甜 






补图,跳下临渊台时的大龙大概就是这样




【镇魂】【巍澜】好像在哪见过你 | 两个恰恰好

两个mv并一起发一篇lof吧,一个玻璃渣一个小甜饼,搭配起来吃更美味哦~

想先吃渣还是糖,自己选吧~


玻璃渣:

【镇魂】【巍澜】好像在哪见过你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224041



小甜饼:

【镇魂】【巍澜】两个恰恰好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506671



自从爱上镇魂,我的肝都要爆没了……下周继续!

罗真的真的真的好宠路飞啊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求推荐好看的平新文!!

如题,大家都看过什么好看的平新文呢?(工藤新一x服部平次),一直都很萌平新,但是没看过什么文,后来看了唐红的恋歌,一发不可收拾,想看同人文,但是不知道哪些好看。

求各位同好推荐!!!

占tag抱歉!

【96空藏拉郎 古三通X独孤城】藏武 连三

Seven:

CP:古三通X独孤城(张卫健X江华)


注:剧情并未走原剧,了解人设即可。


PS:作者随时跑路、文笔烂、不爱动脑、毫无逻辑


 


两人在日落之前赶到了一间客栈,原想各自休息,偏不巧,老板翻看了会账簿赔笑道“二位实在抱歉的很,如今这就剩一间天字甲号的上房了,不过好在够宽敞,你们挤挤多少能睡下,不知道两位大侠介不介意?”


“这么好?”古三通差点走了口,慌忙之间他立马拉下了脸,装作一副愤愤不耐的样子“啊不,这么惨的?!你是不是故意耍我们的?不瞒你说,我的这位朋友,他很怕和另一个睡觉的,你再给我找找!”眼见掌柜的真要动手查了,古三通一摆手,又忽然大度起来了“哎呀,算了算了,我也不难为你,我相信他一定能为我克服的。”


独孤城早就懒得去管古三通,任着他在那里满嘴跑马车,他也不跟他客气,一早就移步上了楼。


“好好好,那您先上楼,酒菜一会就送上。”掌柜的见古三通好说话,客人之间的事情他也懒得多想,拿了银子照常办事。


古三通回房时正巧与倒完了茶水的小二擦肩而过,而独孤城正慢条斯理的饮茶,倒是十分悠闲自得,古三通等着小二阖上了房门,才笑眯眯的开口指责“你还真不跟我客气啊,让我付银子还不等我。”


独孤城面对指责倒很是坦然,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反问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这声朋友不论是否真心,都让古三通心里舒坦了不少,他稍一转剑将它随意搁在了桌边,自己则凑到了独孤城临边的圆凳上坐下“好!既然都是朋友了,是不是该对我稍微透露点了?”


“江湖上门派争斗,有什么好稀奇的?”独孤城对这些争斗素无兴致,稍有疑惑的也不过是曾经以一人之力独挑八大门派而名扬的游侠古三通,竟然会关心这些事,他终究忍不住有些好奇,偏过脸来瞧问他“怎么?你有兴趣?”


古三通饶有兴趣的搓了搓两手,笑的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当然有!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没有我古三通呢?!我好歹也当过天下第一的嘛,没有我镇场子,那怎么行?”


好好的一个江湖争斗,虽说不单是明争,也不能说的跟黑社会抢地盘似的,当然,两者实质上没什么分别,却到底说上去不那么好听,再想想一个天下第一这幅模样,独孤城都不免为江湖未来而深深担忧。


但就是这一点,独孤城反倒寻到了一线生机。


“那就此别过了。”


古三通摆明了不放过他,滔滔一番高论,倒是自己把什么都摆开了“什么就就此别过了?你不要以为你朝远处走就波及不到你啊,那个尸体即便倒在华山派门口,那仗也不一定就在华山派打,我赶保证不出几个月,江湖各地马上就要开始来一轮真的了,你躲的了吗?”


独孤城真的懒得理他了,全凭着自己多年修炼好耐性忍着回他“我无意争斗,一个常靠着朝廷悬赏糊口的游人而已,不劳你担心。”


“但是你却独独算漏了一点。”古三通冲他摇了摇食指,神情肃穆的像是又有什么高见,脸独孤城心里都忍不住跟着一紧,不想半路上他语调一转,温声提醒他“我会跟着你的嘛,你又怎么能独善其身呢?”


独孤城身子僵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那张脸都忍不住要泛出青筋,他抿了抿唇不好发作,只好喝喝茶来消火。


“不过话说回来,阿城你可欠了我一个大情。”见独孤城那副打死了也再不理他的样子,古三通又换了个口气,像是要和他论理了,独孤城不动声色任他自己个作妖,古三通撇了撇嘴,却没泄气,反倒愈加义正言辞了起来,周身都挤出了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浩然正气“你可不要忘了你在酒馆里对我做了什么?你调戏我啊,轻薄我,我还没经过人事呢,你就这样对我,你说你对的起自己良心嘛?于心何忍啊你。”


独孤城终于等他罗嗦完了,慢吞吞搁下茶盏,才转过脸来看他,往常一般面上全无悲喜的盯着他说“轻便。”


这意想不到的坦然大度成功噎住了古三通的嘴,为了保住那点面子,古三通几次三番想凑过嘴去,末了还是没胆量亲上去,反倒是让自己更颜面尽失了,他整张脸僵在独孤城面前的方寸之前,还是只能抛下句狠话“算你狠!”


这次终于轮到了古大侠饮茶熄火了,独孤城却开始不放过了,他张口唤他“古三通。”


“干嘛?”古三通没料想到独孤城居然会起头叫他,一时茫然回应。


“我怕……”独孤城才说到怕字,古三通忍不住一声嗤笑嘴里还忍不住念叨“你还有怕的?真稀奇啊。”


独孤城倒是没有气恼,只等他没了声,便继续悠悠道“和另一个人一起睡觉。”


什么叫自食其果?这应该就叫自食其果,古三通茶杯往桌上一跺“喂,你不是吧?你不是想玩我吧?你让我睡屋顶啊?”


独孤城闻言愣了下,神情无辜的反问他“不行吗?”


表面上寡淡沉默的人装起来真的是也让人没话说,古三通僵了小半响,独孤城仍旧无动于衷眼见没了戏,古三通皮笑肉不笑的认了命“好!我让着你!”


古三通正抗起剑准备离开,送饭的小二恰巧进了门,古三通眼疾手快的捞起端盘的哪壶酒,旋即一阵风似的溜了个没影,小二急忙问“客官您这是哪里去!?”


只听得远处瑶瑶一声愤喊回他“屋顶!”


小二挠了挠发顶,一头雾水的看了看门外,又瞧着独孤城冷面寡言,也就不再多想,放下了饭菜离开了。


是夜,古三通一手撑头侧着身子躺在瓦片床上,望着那弯明月发怔,不一会又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面,一阵痛心唉喃“我怎么就下不去嘴了呢?!”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清酒与鲸:

马着学习参考自我检查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逸真】【衍生群像】南羽公寓——用爱情公寓的方式打开逸真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233359/

南羽汽修培训中心逸真活动开门红mv,用爱情公寓的方式打开逸真。

cp包括:

逸真(风天逸x羽还真)

固生(刘子固x张生)

咸丰(张显宗x慕容沣)

瞑目(秦明x方木)


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欢迎大家报名参加~~

报名微博:

http://weibo.com/5659692137/Fcxw8oE35?pcfrom=msgbox